医疗卫生

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虞正权:悬壶济世心 妙手回春艺

时间:2016-07-01 08:09:28 作者: 易亮 邱浣敏来源:艾森网江苏频道      
内容摘要:

4 虞正权 手术1_meitu_4.jpg

 虞正权在为患者进行手术。

中国社会新闻社/艾森新闻网(www.sncsu.com)江苏苏州报道(记者 易亮 特约记者 邱浣敏)在医改工作的进程中,“分级诊疗”制度备受各方关注。这项工作的提出对包括“苏大附一院”在内的大型三甲医院处理危重症患者及疑难杂症的能力有了更多的期许与要求。同时,对各专科领域而言,将其放入所在区域及全国的大盘中竞争、比较,谁能占据技术与能力的制高点才能更得患者的关注与青睐。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近年来在周岱、王中等主任的带领下,整个团队在领先技术与患者救治的能力上令人瞩目。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博士生导师虞正权教授正是这一团队中非常值得期待与关注的业界翘楚!
 
命中有你  便是晴天
 
1.jpg
 
虞正权向患者家属详细介绍患者病情。
 
医院党委办公室自负责接收、登记各科室感谢信、锦旗以来,“神经外科虞正权主任”就成了登记册上的高频词。“命中有你,便是晴天”是一位孩子在经历了母亲七年求医未果抱着“闯鬼门关”的心态在虞正权手术刀下“绝处逢生”后的心情。
 
其实医学发展到今天,脑部手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了,但在普通群众的心目中,提到脑肿瘤或开颅手术,总会伴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害怕与恐惧。那位孩子的母亲作为当事人,经历了七年坎坷求医后,更是忐忑难安,信中写道:“据父亲说,母亲理完东西等车去医院住院时,自己一个人又偷偷地回家看了看。父亲说,你妈当时可能认为,她很难再回来了。”
 
那位母亲在这之前的七年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家乡的神经外科武教授七年前为她第一次施行手术时由于风险太大不得不暂停,后来,他们走访了许多医学专家与权威教授,得到的结论无一不是“超级困难、风险极大”、“一旦动手术下不了手术台”,雪上加霜的是他母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最终,还是首诊专家武教授本着对病人极其认真负责的态度再次接手这个病例,并请来了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虞正权教授作为这位母亲的主刀医生。虞正权与团队共同研究制定手术方案,并与家属做了充分的沟通。经历了术前的忐忑不安、术中12个小时的煎熬等待,最终,20%的成功率赢得了100%的胜利。家属在留言中写道:“这种好医生,确是母亲之幸、患者之幸、医疗之幸!”
 
而另一位患者——6岁的小军(化名)在虞正权的手术刀下平安脱险,或许不仅是“命中的晴天”,更多的是“家族的希望”!
 
小军在幼儿园不慎摔倒,要命的是他手中握着的铅笔顺势从左眼插入大脑,直至脑部深处海绵窦!海绵窦是大脑极为重要的部分,它的窦里充满了血液,是大脑的静脉汇集地,同时海绵窦内神经丰富,包括动眼神经、滑车神经、眼神经和上颌神经等这些人体控制视力、面部表情等重要神经都在其中!最惊险的是,海绵窦内经过的颈动脉是唯一负责向左右大脑输送血液的大通道,而这支铅笔对颈动脉是否已造成损害?拔出铅笔会面临怎样的后果?手术前谁都无法预估!
 
医院领导闻讯而来,组织相关科室专家第一时间会诊,专家组评估病情后纷纷表示“凶多吉少,手术难度非常大”!虞正权主任再次临危受命,经过多次会诊、讨论,他最终决定进行开颅手术!
 
时间不可等待,一旦手术方案确定,这个家庭的希望与孩子的未来便统统重重地压在了虞正权的身上。虞正权临危不乱,抽丝剥茧似的层层剥开,小心翼翼地到达目的地,在拔铅笔之前,他先找到了颈动脉的两端并充分暴露,以防在手术时有破损,可立即控制住动脉而不至于大脑“血崩”造成严重后果。幸运的是预想中糟糕的症状都没有出现,随着铅笔被一点一点拔出,直至完全拔离,都未发现小军的左眼有进一步流血的情况。
 
“像这样凶险和幸运的病例,这是我从医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虞正权接受采访时如是说,但读完虞正权的故事,你会发现,这样的成功也并非偶然。
 
挑战风险  勇于担当
 
2 虞正权 查房_meitu_2.jpg
 
虞正权在查房。
 
大脑是人体最复杂也最神秘的结构,但随着国内神经外科技术的进步与飞速发展,脑部手术今在许多医院都已经有不同程度地开展。苏大附一院如何与一线城市大型医院比肩?如何造福区域百姓并在全国打开影响力?在技术底气的加持下“提高难度”或许才是不二出路!虞正权的手术多是“疑难危重”的代名词,“有些手术风险是大,但当你达到一定的技术层次时,接受这样的患者其实内心是有底气的!”虞正权如是说。
 
高难度意味着高风险,风险不仅来自手术本身,还有如今紧张的医患关系下双方的互信程度。“当下的社会现状其实并不允许医生做风险太高的事。”虞正权坦言,“但现实是,作为一个医生,我本身职业操守就只有唯一的救死扶伤!有时风险虽大,但有效的沟通加上自身的技术水准其实于患者而言就是希望。术中的意外谁都无法预料,脑部手术更是如此,但没有一定的信心我们都不会随意拿患者的生命冒险!”
 
许多患者在经历了全国各大医院的“犹豫难决”“观察随访”后,经历着脑中安着“定时炸弹”并且病情日益严重的煎熬后,都感激虞正权愿意陪着病人一起在这件事上“冒险”的信心与决心。
 
宜兴一位患者与家人在四处奔波求医的一路上感慨颇深,出院后,家属叶老师手写一封两千余字的书信“对要害部位(功能区)胶质瘤治疗方案的思考”寄至医院。在结束了家属整个就医过程后,他表示虞正权主任对患者生存期有质量的延长重于医院和医生的声誉令人敬佩与震撼
 
在神经外科权威医院首次就诊的过程中,读片专家与专科医生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让叶老师全家陷入了迷茫,放射科专家认为,脑部关键位置存在肿瘤,必须立刻开刀!而专科医生却建议保守治疗:患者一般状况良好,而手术风险太大,目前并不建议冒险,可等并发症出现后再行手术治疗!面对这样的治疗方案,全家都无法接受,患者才45岁,怎能让如此危险的肿瘤放且任之?!患者辗转找到虞正权,虞正权仔细评估病情后,对家属坦言道:患者右手症状在加重,虽然其他状况良好,但病情发展较快,只要能接受右侧瘫痪的最坏结果,应立即切除肿瘤,否则后果无法预料。
 
患者全家思考后果断接受了手术,术后的结果也让他们惊喜不已,虽然右手保持术前抓握无力的状态,但其他功能并未受到影响,患者的手术非常成功! 叶老师在信中最后写道:“虞正权首先考虑的是患者的延长期和生存期,他敢于提出主导意见,只要医患双方意见统一,就应立即采用手术治疗!”
 
随着采访的深入,对神经外科的愈加了解,记者更能体会神经外科医生的风险与艰难。患者接受手术的最大心愿与唯一目的都是最大程度的康复或好转,但若不如预期,或许接受起来并不容易。除了术后一般会有3-7天的大脑水肿期外,判断患者功能恢复的准确时间最长可达6个月。但医生一般会在手术结束后脑部水肿来临前根据患者的神志、肌力、活动等判断手术效果,这些作为非专业的家属而言并不了解,有时矛盾就这样激发了。
 
虞正权也曾多次遇到这样的患者,但无论是水肿期患者症状加重后家属的质疑,或是恢复期延长后家属的不解,以及最终家属通过种种方式对虞正权表示歉意与感谢,当这些发生时,虞正权坦言他的内心都从未动摇过,这或许归因于他对自己医术的信心,以及对其危重患者的责任与担当!
 
敢为人先  直入禁区
 
3 9_meitu_3.jpg
 
患者送来的感谢铜牌。
 
脑肿瘤听上去让人恐惧,但有的病人前期并不会有明显的症状,如上文中的宜兴患者一般,虽然发现了肿瘤,并且肿瘤还处于进展期,但表现在患者身上的症状却很少。如果接受手术,术中过程无法预料,术后并发症无法预估,这也是当下医疗环境下,许多家属不愿意开刀有的医生不建议开刀的主要原因。但必须提出的是,肿瘤的存在必然会对患者造成影响,而且许多影响不可逆转。所以,面对脑肿瘤手术,患者及家属往往都会进行艰难而慎重的选择。
 
昆山一位年仅29岁患者不幸患有实质性血管母细胞瘤,这类肿瘤的特点是血供非常丰富,极其容易出血,而出血就意味着死亡。同时,肿瘤长的部位也极其危险,它竟然长在人体的呼吸中枢——延髓背侧!可以说,无论是肿瘤的性质还是位置都让人替这患者捏一把冷汗。在经过对包括苏大附一院在内的全国多家医院研究、层层筛选后,患者全家最终决定选择在上海就诊,并邀请国内神经外科著名专家替其掌刀。专家组讨论后决定从小脑位置进入暴露肿瘤视野,进而切除肿瘤。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类手术难度极大,专家在暴露肿瘤的过程中损伤了小脑却未能撼动肿瘤半分,手术不得不结束。
 
小脑损害带来的共济失调等症状让患者再也无法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患者的肿瘤还存在,生命危机仍没有解除。最后他们再次回到苏大附一院,以虞正权为首的专家组反复讨论,他们一致认为手术难度确实大,面临的每一种选择都有风险:不开刀,患者随时会因为肿瘤而丧命;开刀,或许刚查看到内部情况就不得不关闭大脑结束手术;许患者在术中死亡;许肿瘤顺利切完,但患者术后无法脱离呼吸机;或许还有最好的状况,肿瘤顺利切除,患者的生活回到状……
 
与患者家属的充分沟通后,虽然责任大、压力大、风险大,虞正权最终还是毅然决定为这位年仅29岁的患者进行手术。虞正权平时是个急性子,做起手术却耐心异常,小心翼翼进入肿瘤区后,助手将肿瘤轻轻抬起,虞正权将肿瘤与脑干组织、周围神经、血管一点一点地慢慢分离……
 
近十三个小时的手术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多,体力已透支的虞正权回到家中却兴奋像个孩子,拉起已经入睡的妻子,激动地告诉她:肿瘤切除了!手术成功了!年轻的生命得救了!
 
虞正权用他的高超技艺为29岁的生命创造了奇迹,也翻越了一座难以跨越的难度高峰。遗憾仍然存在,患者第一次手术所带来的后遗症也许永远无法消除。脑部手术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术中有任何细微损伤,都可能会对患者术后的生活带来严重影响。
 
虞正权的手术之所以“难”,其主要原因在于手术部位多为“大脑禁区”。大脑是人体的生命中枢,血管丰富,神经密集,还有许多功能区,术中稍有不慎,对患者而言都是无法挽回的悲剧!
 
虞正权日前完成的一例右侧小脑前下动脉蛇形动脉瘤是一例在禁区探险保命的实例。
 
家住盐城的袁阿姨突发脑部动脉瘤,被送往当地医院急救。动脉瘤的治疗本身并不复杂,但袁阿姨的动脉瘤却长在了脑干边上,还有前庭神经、三叉神经、小脑前下动脉、面听动脉、椎动脉等都分布在病灶周围,可谓非常罕见。想要层层拨开,暴露病灶极其困难,术中稍有不慎,重则死亡昏迷,轻则术后无法进食、听力障碍、面瘫等。全国许多知名专家会诊后纷纷建议保守治疗袁阿姨家属突然想到了多年前曾为另一名亲戚成功手术的虞正权。
 
5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患者而言是煎熬,对这一支由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介入科、麻醉科等组成的以虞正权主任为首的手术团队而言,每分每秒都在紧张有序中进行着……手术很成功,在神经外科团队的精心治疗、护理下,在虞正权至少一次查房的密切关注下,患者恢复情况非常好,预想中可能出现的并发症都未发生,虞正权再次用其精湛的技术征服了疾病!
 
出院前夕,这位质朴的患者表示:我是农民,康复后回家种田,多产粮食给国家,做出贡献来报答们的救命之恩!
 
求学瑞典  圆梦苏州
  
在虞正权的心中,一直难忘在瑞典求学的4年,那是他技术飞跃式发展的重要经历。虞正权2000年求学瑞典,师从北欧名医Jan Hillman起初,他只是作为访问学者进行临床为期一年的交流培训。那时正是国内显微神经外科刚刚起步而国外却已十分成熟的阶段,他难以想象同一疾病的手术在国内还是生死考验,国外却已司空见惯,而且患者的恢复状况竟然又快又好!于是,他又提交申请请求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瑞典的博士学位一般学习周期为五年,但他只用三年就完成了这一切。三年来,他白天都待在手术室与导师一起做手术,到了晚上才有时间研究自己课题,每天都要忙碌到凌晨三年来每一天都是如此,身边的朋友都因此他“crazy Yu”(虞疯子)。就这样,他远离家乡孜孜不倦学习国外先进技术与理念,如痴如醉。结束学习时,瑞典、美国医疗机构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虞正权始终强调:“我的想法从来没有变过,我最想的就是回到祖国,将我的一切所学奉献给家乡人民!”
 
虞正权选择来到苏大附一院,看中的是医院苏南地区医疗指导中心的平台与地位,期望以此为更多需要救治的患者服务。多年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与科室主任王中一起携手创造了神经外科的又一个时代高峰。虞正权说:“对医生而言,应该为患者作出正确全面的评估从而进行手术。有时‘风险大、罕见、禁区’都不是借口,倘若医生贪图安逸,不求进取,医术就无法更进一步。同时,对科室而言,完成高难度手术就像集体翻越了一座高山,克服了对这类手术本身的恐惧,之后遇到同样的情况,自然而然就会处理。所以风险高、难度大的手术一定要做,一定要迈出这第一步!”
 
近几年苏大附一院神经外科完成的高风险、高难度手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受社会的关注与瞩目。更多江苏省内、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而来,这也证明在医改的大背景下,只有立足技术,开拓创新、攻坚克难,才能不被患者淘汰!
 
虞正权现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和江苏省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中华医学会中青年神经外科医师联合会常委,江苏省医学会脑肿瘤学组副组长,江苏省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委员兼秘书,苏大附一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神经外科行政副主任。在这些满满的头衔下,不变的是虞正权一颗悬壶济世心,一身妙手回春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虞正权与他的团队始终铭记誓言,努力做得更好!

编辑:艾森网江苏

 

 

 

 


  ©版权所有 艾森网江苏频道(中国社会新闻社主办) 
监督电话:15006210110 技术支持:苏州省钱装网络


| 360安全检测 |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